马戏行业被指虐待动物 监管部门:表演需要训练

马戏行业被指虐待动物 监管部门:表演需要训练

马戏行业被指虐待动物 监管部门:表演需要训练

两只小黑熊被链子拴在墙边,训练后腿站立。

  两只小黑熊被链子拴在墙边,训练后腿站立。

  9月18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倡议拒绝动物表演,“别让它们再受伤害”。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微博使用了一张黑熊被铁链拴住脖子固定在墙边,前腿离地,仅后腿站立的图片。该图片来自动物保护组织——亚洲善待动物组织(PETA)题为《宿州马戏行业现状》的调研报告。

  该份报告记录了PETA人员所见的安徽宿州马戏行业现状,包括熊、猴子、老虎、狮子等在内的动物生活在肮脏不堪的环境中,甚至受到不同程度的暴力虐待。上述调查报告称,熊是该产业中被虐待得最严重的动物之一。

  9月18日晚,宿州市埇桥森林派出所所长邢汝飞告诉澎湃新闻,警方已于9月3日走访查处了一家涉事的马戏团,暂扣、解救了准备驯化的小黑熊22只,并送至宿州市动物园由专业养殖人员照顾,“进一步的调查仍在继续”。

  宿州市马戏团体的监管部门——林业局野保站站长时伟则称,“马戏团驯养野生动物是要进行驯化动作进行表演的,(动物)从不会到会有一个过程,是要训练方式方法的。你说虐待它,这个怎么来理解呢?”

  森林公安:是否虐待需要林业厅给一个确切定义

  9月18日晚,邢汝飞对澎湃新闻坦言,“我们也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疑似虐待动物的案件”。

  邢汝飞表示,9月1日晚看到网上的新闻之后,次日森林公安就成立了调查小组,通过网上比对、走访排查,锁定了一个马戏驯兽点,9月3日到现场进行查处,“发现的的确确是网上公布的那家”。

  森林公安还在现场发现了22只准备驯化的小黑熊。经查,22只小黑熊分属于八家马戏团体,“只是在这进行一个驯化的过程”。

  邢汝飞表示,目前已将22只小黑熊进行暂扣、解救,并送往宿州市动物园由专业养殖人员照顾。

  据邢汝飞介绍,该马戏驯兽点位于灰谷镇,也是一家持有省林业厅所发许可证的马戏团。然而,邢汝飞称,就现场观察来看,“该马戏团应该不具备驯化所需的硬件条件,主要体现在没有固定的笼舍、驯化场地”,实际上,“驯化场地就在驯化主自家的院子里,挺小的”。

  然而,目前森林公安对此次对涉事马戏团的调查只针对其是否有资质。刑汝飞指出,如果八家马戏团体都具备资质和硬件条件,“那最后小熊还是要还回去的,我们没办法去没收”。

  邢汝飞表示,森林公安只能处理触犯《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行为,对于拥有资质但不具备驯化的硬件条件的马戏团体,森林公安只能向省林业厅反映,建议取消其资质,“处罚现在还谈不上,在虐待动物这块,还在等省林业厅给一个确切的虐待的定义”。

  他称,如果省林业厅认定此疑似虐熊事件构成案件,森林公安可以依法对熊的来源是否合法做进一步查处,如果无法构成案件,只能批评教育,“《野生动物保护法》刑法这块,没有具体对虐待动物有明确的规定”。

  邢汝飞表示,目前调查还在继续,“第一,对所有马戏团体严格巡查;第二,派出人员到每家每户核查,看其具不具备林业厅颁发的资质,具不具备硬件条件”。

  野保站:马戏团表演就需要驯化动作

  9月18日下午,宿州市林业局野保站站长时伟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没发现过驯养人员或驯养单位本身资质不完善的情况,每家都是经过省林业厅、国家林业局评审评估后发放的许可证。

  据时伟介绍,宿州市林业局野保站主要负责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也是宿州市马戏团体的监管部门,“负责马戏团体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资质的审核和日常监管”。

  “我不知道动物保护组织对于我们这边马戏团动物的虐待是怎么理解的。马戏团驯养野生动物是要进行驯化动作进行表演的,(动物)从不会到会有一个过程,是要训练方式方法的。你说虐待它,这个怎么来理解呢?”

  时伟认为,“动物本身是要给驯养繁殖单位带来效益的,驯养繁殖单位会倍加珍惜的,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不会过分,过分了自己的损失是特别大的。驯化的过程是本着保护它的基础上驯化,不可能在它承受不了的情况下驯化。”

  对于有虐待动物行为的马戏团体,时伟表示,从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来说,要求所有马戏团体不能为了商业利益对动物有不合适、不合法的行为,“处罚也应该是有的”。

  据时伟介绍,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如果确实造成动物受伤或死亡,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要考虑是否注销涉事单位驯养繁殖许可证,或者通过批评教育,予其限期改正,进行处理。但对于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单位,虐待动物到什么程度,采取什么方式虐待,没有具体针对性的条款表明应该予以什么方式的处罚。

  此外,对于动保组织呼吁的取缔马戏中的动物表演,时伟表示,人与动物和谐相处,通过表演,动物和人零距离接触,也可以让老百姓对动物更加关爱。